这是一个Xbox工业设计师Carl Ledbetter 从箭头到Xbox One的设计心路,很有意思的一个故事,也许可以给你也有一点启发哦,有兴趣的玩家可以看看这个故事。


周四晚上11点47分,Carl Ledbetter在所有等待购买Xbox One的人中位列29。想想就有趣的是,是他设计了Xbox One。“我怎么能不来?毕竟我用了好几年来设计她,所以当能够见证Xbox One全球发售的一刻对我非常特别。”Ledbetter说,“周围围绕着的都是与我一样兴奋的人,这种感觉很棒。”

      
等候世界首发的队伍从11月22日起就在西雅图大学村微软商店**排开了。天气寒冷异常,人们的呼吸**后浮在空中就像雾云,只是问起来有点像……Cool Ranch味的Doritos立体脆?Ledbetter说:“原来他们在派发食物,有Doritos立体脆和Mountain Dew激浪饮料。”

     
大多数人都裹在厚实的衣服帽子还有手套中,然而Ledbetter只穿了一件黑T恤,牛仔裤,Adidas阿迪达斯运动鞋和一件黑丝额的由日本DJ Nigo设计的A Bathing Ape的套衫。他将帽衫的帽子盖住他的银灰色短发,手则紧紧插在口袋中。

      
“好像感觉是等待滑雪吊椅的队伍,”他边说边晃动腿足来取暖。

      
说来也巧,8年之前的这一天,Ledbetter同在队伍中等待购买Xbox 360.他和一些游戏爱好者整晚待在本地的Fred Meyer,而那里总共只有12台存活。幸运的是,他排在第8位。两次的兴奋度与参与感非常相似,他说,同样都是在游戏文化中的重要发售活动。当然,许多其实已经改变了。

      
上一次,Ledbetter仅和一个同事孤零零地等待。这一次,他与数十个来自Xbox设计团队的同伴相遇,其中许多正在避风处休息,在附近的酒馆喝点热的托迪酒。8年前可没有这样的午夜首发活动。当时一样是在微软商店,智能手机与移动平板电脑都在。

     
“和8年前的队伍不一样了,有温暖的帐篷,一个音乐DJ,他们还在分发着礼品包,甚至有一个《Killer Instinct|杀手学堂》巡回赛,而所有人都在社交网站上更新状态,”Ledbetter说,“这就是这一切那么让人激动的原因,这就是……”他故意停顿了一下,模拟了一个深沉的声音宣布,“次世代。”

      
Ledbetter的职业生涯如一支弯曲小路,从活火山旁的谷仓一直到他现在位于Xbox最高机密核心区的办公桌,围绕着雾化玻璃并设有严格门禁。
       
他成长于一个在华盛顿La Center西南的小“兴趣农场”,12岁时的他便驾驶着家庭拖拉机在St.Helens山间游荡。他是一个小工匠。他喜欢研究任何机械的东西,尤其是汽车和摩托车。他也是个艺术家,曾经画车,人,山,树等所有东西,他还是个音乐家,会弹奏吉他,贝斯, 敲鼓,吹小号和单簧管。在高中他参加了一个名叫Fanfare的乐团。

      
Ledbetter喜欢收集那些大块的活火山黑耀岩,用一块布和一段鹿角便可以慢慢将岩石打造成箭头。“在火山旁边成长对我的人生影响很大。我对地理非常感兴趣,所以自然而然地我觉得我会去当一个地理学家。”

      
当这位年轻的准地质学家到达西华盛顿大学后,他发现地理学家并不是和他。他随后便尝试工程,当时全班正在学习机械组建。Ledbetter举手问,“你好,我们可以把那部分换成其他样子吗?”“不行,你不能,”教授告诉他。“这并不是我们能做的。如果你想要做这样的工作,去当一个工业设计师。”

      
当Ledbetter打开通向大学工业设计工作室的大门是,他看到尺子和绘图桌还有素描与各种模具,他知道这就是他的归宿了。

      
“就像一个全新的世界”Ledbetter说,“回望之前,我意识到当初制作箭头的乐趣并非因为岩石的关系,而是因为我动手做了一些事情,这就是手工与设计的自豪之处了。”

      
在大学后,Ledbetter作为工业设计师曾在Patton设计与Fluke集团工作。在他1995年加入微软后,作为工业设计师进入PC电脑硬件团队,他原预计他会在公司工作3至4年,设计一些东西之后就离开。可是最终18年,无数的项目和之后的近200项专利,他仍在逐渐成长。

<!–showzti:softname like \'%{$keyzt}%\'|id desc|0|

|0–>

Leave a Commen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