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只看起来蠢得不能更蠢的小鸟,一个简单得不能更简单的界面,一种无聊得不能更无聊的玩法,却一夜之间火遍全球。可是《Flappy Bird》的开发者不堪压力,自行将游戏下架。

但是最近《Flappy Bird》游戏开发者阮哈东正在考虑将这款热门游戏重新上架,并发布几款新游戏。

《Flappy Bird》已经成为了一种现象,而Flappy Bird作者阮哈东每天能进账5万美元(约合人民币30.3万元),这对每一个游戏开发者来说,可以说是梦想成真的一刻。不过对阮哈东却并非如此,因这款游戏的难度及令人无法自拔的特性,使得针对它产生了许多论战。

《Flappy Bird》虽然极易上手,但很难掌握,人们对于获得分数让小鸟存活更长乐此不疲。更有令人匪夷所思的玩笑称,玩家会因这款让人抓狂的游戏而施暴,近日就有一段玩家备受《Flappy Bird》“折磨”而砸烂手机的视频在网络疯传。

阮哈东所受的压力可想而知,不过更令他发疯的是,他收到了一些人发来的“死亡威胁”和“自杀警告”。这些发送者身居两大阵营,一部分人因为游戏太难,扬言要杀了阮哈东而后快,另一部分人则听说这款游戏将要下架,而做出自杀举动来胁迫阮哈东继续该游戏的运营。

其中,一位玩家在Twitter上晒出一幅图片(上图),图中一名妇女将手枪放入自己嘴里,并附上了一句话:“如果你将游戏下架,我就死给你看”。有了这双重的压力,也不难想象阮哈东是以什么样的心情说出,“我已经无法忍受下去”这句话了。

阮哈东在Twitter上表示,“我可以把《Flappy Bird》称为是我的成功。但它也毁了我原本的简单生活。所以现在我恨它。”他表示不能继续这样下去了,他要下架这款游戏,这不涉及法律问题,他也不会出售这款游戏。

Twitter和其他社交媒体网站的用户都惊呆了,很多人以为这是一个宣传噱头。但到2月9日,《Flappy Bird》真的从App Store和谷歌Play应用商店下架了。

很多山寨它的游戏纷纷冒出。一些用户甚至在eBay上高价销售已经安装了该游戏的手机。

新闻网站Rolling Stone记者大卫·库什纳(David Kushner)一直负责在越南河内追踪报道阮哈东。自从《Flappy Bird》一夜成名后,阮哈东就住到朋友家躲藏起来,而且拒绝了多数媒体的采访请求。但他现在的感觉似乎好了一些。

阮哈东表示,自从《Flappy Bird》下架后,他感到了解脱,“虽然我不能再回到以前的生活,但我现在很好。”在被问及是否会将《Flappy Bird》重新上架后,软哈东说:“我正在考虑。”他并没有着手开发新的版本,但如果要推出新版,肯定会提前发出通知。

在采访过程中,阮哈东还给库什纳展示了几款他正在开发的新游戏,包括一款牛仔主题的设计游戏、一款“活动象棋”游戏以及一款名为《Kitty Jetpack》的垂直飞行游戏。他计划本月推出其中的一款。

kok平台nba下注nba下注nba下注nba下注

Leave a Comment